中华种植业走进南美洲,湘妹子在埃塞俄比亚

2019-09-19 作者:农业专栏   |   浏览(190)

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交流合作源远流长,其中农业合作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非洲广袤的大地上,中国农业企业和农业专家带来了资金、技术、经验,帮助非洲国家减少饥饿和贫困,发展农业生产。为保障世界粮食安全和减少贫困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力量。

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交流合作源远流长,其中农业合作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非洲广袤的大地上,中国农业企业和农业专家带来了资金、技术、经验,帮助非洲国家减少饥饿和贫困,发展农业生产。为保障世界粮食安全和减少贫困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力量。

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交流合作源远流长,其中农业合作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非洲广袤的大地上,中国农业企业和农业专家带来了资金、技术、经验,帮助非洲国家减少饥饿和贫困,发展农业生产。为保障世界粮食安全和减少贫困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力量。1、“铁娘子”何望的非洲鱼水情地处东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是非洲海拔最高的国家,平均海拔接近3000米,农业发展也比较薄弱。但是有一位来自中国湖南的女性水产专家,把淡水养鱼技术带到了这里,经过8年的努力,让非洲屋嵴上的人们也吃上了自己养的鱼。她就是湖南省水产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何望。从2003年开始,何望已先后8次到埃塞俄比亚进行水产教学援助。学院藏身原始丛林中2003年,何望通过层层选拔,成为援非专家的一员,从此与非洲大陆的结下不解之缘。尽管出发前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建设,但初到非洲时的所见所闻,还是让何望大跌眼镜。即使住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随处都能听到鸡鸣狗吠。从亚的斯亚贝巴出发一路向南行驶约180公里,再右转进入火山石铺就的土路行驶约50公里才能到达阿拉格技术职业教育培训学院。没有围墙,简陋、低矮的校舍就隐藏在方圆4200公顷(63000亩)的原始丛林里。生活在阿拉格技术职业教育培训学院,何望练习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动物朋友们和平共处。白天,猴子随时可能熘进房内顺手牵羊拿走食物,窗外边野猪、豪猪会到处乱跑,院子里栽种的木瓜会被狒狒损坏,夜晚野狼的叫声在旷野传递很远。遇上刮风下雨,停电停网也是经常的事,何望打趣说:“失联是在学校里的新常态。”她“承包”了学院的13个鱼池何望在阿拉格技术职业教育培训学院同时教授理论和实践课,第一年由于教学用具的匮乏,很多理论只能纸上谈兵。此后每次暑期回国,何望都要亲自带回两大箱教学用具,只为让学生们对水产知识和技术更直观了解。偌大的校园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供教学实践的鱼池,这一直是何望的一个心结。即使没有现代化的挖机工具,也阻挡不了湘妹子何望“霸蛮”修鱼池的决心。2014年,何望带领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花了几个月时间,一锄一铲挖出了埃塞俄比亚高校的第一个标准化鱼池。沙壤土保水性很差,何望用3种材料制成混合土,又使用薄膜、混合土及水泥三层做池塘壁,建成了当地第一个“三合一”鱼类养殖场。如今,该项技术已在当地推广。何望带领团队在阿拉格技术职业教育培训学院共修建了13个鱼池,分别承担着苗种池、孵化池、成鱼池等功能。何望也因此在当地拥有了“铁娘子”的外号。而建成后的示范基地果然也不负所望,成为埃塞俄比亚全国各地大学生、技术员、农民的培训基地,何望坦言,由于中国渔业专家的帮助,至少可以节省当地一二十年的渔业发展过程。在津巴布韦援助时,何望还利用粪肥发酵修建水塘,建成了4个标准化鱼池,变废为宝,改变了津巴布韦传统养殖模式。中国力量正在改变非洲“2003年,我女儿才11岁多,在我去埃塞俄比亚一个月之后,老公也前往尼日利亚工作一年。那年,一家三口在三个国家,女儿只能托付给朋友照顾。”何望说。如今,何望在埃塞俄比亚教过的学生已经有数千人,其中很多人已经成长为当地的农业技术骨干。何望说,“第一次去非洲更多是出于好奇,但之后的每一次前往,是从心底里感觉那里需要中国先进的知识和技术来改变现状,我在无形中和那片土地有了深深的感情。”“这些年在埃塞俄比亚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很多重点工程的建成,为当地百姓的生活带去了很多改变。”何望在亚的斯亚贝巴坐上了中国修建的轻轨,自豪感油然而生。何望说,“非洲缺少水产专家。在我身体条件允许的状况下,我希望不断将中国的先进水产技术传授给他们,让当地的水产养殖业蒸蒸日上。”2、杂交水稻专家的非洲合作社隆平高科是我国着名种业企业,2017年跻身全球种业企业前十强。在西部非洲的利比里亚,隆平高科不仅带去了高产的杂交水稻种子,更带去了先进农业生产方式,让古老的非洲大地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农业的魅力。隆平高科利比里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科最近很忙,自从隆平高科援助利比里亚农业项目以来,张科每年都要往返非洲多次。农业发展落后,还吃不上饱饭利比里亚,这个位于西非的国家在经历长达10年的内战后,农业生产基础遭到严重破坏,国家粮食严重不能自给,每年需求粮食100万余吨,但自产大米仅为26万吨,吃饭问题长期困扰历届政府。与此同时,农田灌溉基础设施零起步、生产物资全部依靠进口、农业机械化程度十分低下,农民缺乏接受农业教育,严重制约当地的农业发展和农民的种植积极性。2010年第一次去到利比里亚的张科对此印象深刻。“当地小朋友骨瘦嶙峋的,可能一天就吃一顿饭,有时可能连一顿饭都吃不饱,现实环境非常落后。”张科告诉记者,“非洲整个农业体系和农业资源相对匮乏,非洲发展农业还属于靠天吃饭,不懂精细管理来提高作物产量,玉米种子撒下去之后他就不管了。”非洲的农业推广体系研究领域相对落后,没有好的品种,没有好的推广体系,也没有充分的农技员。组建水稻合作社,帮助非洲农民致富2005年9月隆平高科首次在利比里亚开展杂交稻推广,杂交水稻的增产潜力引起了当地的高度重视。随后,隆平高科先后派出3批杂交水稻专家与利比里亚科研院所和高校开展合作,培训农业技术人员数千人。2008年隆平高科又参与承建中国政府援助利比里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但即便如此,因为利比里亚缺乏农业政策,如何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成了老大难问题,此时,项目人员突然想到了国内的种植合作社,在示范中心指导下,组建了巴达维农场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创立了利比里亚杂交水稻的推广新模式。张科告诉记者,隆平高科提供技术支持,农田种植规划,另外一个中资企业提供农资、提供种子,给当地农户进行农业生产,当地的农户出劳动力,自己自主生产。“后期其他的中资企业负责把水稻收回来,相对于给当地农户架起一个产品跟市场的桥梁,他们的产品不愁销,让他们能有积极性。”虽然现在种植合作社初期的规模只有25个人左右,但好处已经开始显现,越来越多的当地农民开始打听如何能够参与到合作社中来。张科说,他们计划今年或者明年将合作社的模式扩大到其他水稻种植区去。张科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在合作社种植1公顷的水稻能生产5吨谷子相当于3吨多大米,能卖3000多美金,抛掉人工、成本之外,利润远超当地打工的人。每位种植户可以得到200~300美金,而且当地种植户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相当于带动整个家庭致富了。中国技术为非洲农业发展注入强心剂如今,中国专家正在帮助利比里亚建立杂交稻培训中心,筛选培育了适合利比里亚种植的优良水稻品种7个,杂交玉米品种2个,引进筛选蔬菜品种20个,成功示范推广水(旱)稻栽培技术、玉米选育及栽培技术、蔬菜保护地栽培技术等各类农业实用技术100余项,辐射推广农作物种植面积2000余公顷,极大的提高了受援国内农业生产技术和管理水平,提高利比里亚的农业“造血”能力和可持续发展。张科说:“农业不管处在什么阶段都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他永远都是中非合作最重要的环节,我对中非农业方面的合作是非常有信心的。从我们来讲,相当于利用我们中国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帮助利比里亚做一个规划,希望他们未来能够自这种框架下,把农业更好的开发和推广。”近年来,加快“走出去”步伐的中国农业不断助推非洲农业现代化,为“非洲农业技术”添砖加瓦。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中非合作的前景会更加广阔,中非命运共同体会更具生机活力。本文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央广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微信号:三农中国)

隆平高科是我国着名种业企业,2017年跻身全球种业企业前十强。在西部非洲的利比里亚,隆平高科不仅带去了高产的杂交水稻种子,更带去了先进农业生产方式,让古老的非洲大地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农业的魅力。

隆平高科是我国着名种业企业,2017年跻身全球种业企业前十强。在西部非洲的利比里亚,隆平高科不仅带去了高产的杂交水稻种子,更带去了先进农业生产方式,让古老的非洲大地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农业的魅力。

张科:欢迎到隆平高科。

张科:欢迎到隆平高科。

记者:这就是咱们的办公楼?

记者:这就是咱们的办公楼?

张科:对,可能月底都搬到新总部去。一是公司的规模在扩大,二是人员在增加,目前的工作场所满足不了工作需求。

张科:对,可能月底都搬到新总部去。一是公司的规模在扩大,二是人员在增加,目前的工作场所满足不了工作需求。

隆平高科利比里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科最近着实有点忙。头一天刚刚送走一批从利比里亚来到湖南参加农业技术培训的学员,然后马不停蹄的来接受记者的采访,另一面还要处理日常工作,琢磨公司怎么搬家。当然,这只是张科国内的工作,自从隆平高科援助利比里亚农业项目以来,张科每年都要往返非洲多次。

隆平高科利比里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科最近着实有点忙。头一天刚刚送走一批从利比里亚来到湖南参加农业技术培训的学员,然后马不停蹄的来接受记者的采访,另一面还要处理日常工作,琢磨公司怎么搬家。当然,这只是张科国内的工作,自从隆平高科援助利比里亚农业项目以来,张科每年都要往返非洲多次。

张科:履行职责,一些援外项目,同时承担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任务,不可能永远依靠政府投入来做事,我们在当地要有适合的经营活动。

张科:履行职责,一些援外项目,同时承担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任务,不可能永远依靠政府投入来做事,我们在当地要有适合的经营活动。

利比里亚,这个位于西非的国家在经历长达10年的内战后,农业生产基础遭到严重破坏,国家粮食严重不能自给,每年需求粮食100余万吨,但自产大米仅为26万吨,吃饭问题长期困扰历届政府。与此同时,农田灌溉基础设施零起步、生产物资全部依靠进口、农业机械化程度十分低下,农民难以接受农业教育,严重制约当地农业发展和农民种植积极性。2010年第一次去到利比里亚的张科对此印象深刻。

利比里亚,这个位于西非的国家在经历长达10年的内战后,农业生产基础遭到严重破坏,国家粮食严重不能自给,每年需求粮食100余万吨,但自产大米仅为26万吨,吃饭问题长期困扰历届政府。与此同时,农田灌溉基础设施零起步、生产物资全部依靠进口、农业机械化程度十分低下,农民难以接受农业教育,严重制约当地农业发展和农民种植积极性。2010年第一次去到利比里亚的张科对此印象深刻。

张科:当地小朋友骨瘦嶙峋的,可能一天就吃一顿饭,有时可能连一顿饭都吃不饱,现实环境非常落后,利比里亚的可耕面积是非常大的,落后在什么地方?土地处在未开发状态,需要平整、除草、翻耕,把生土变成熟土之后进行农业生产。非洲整个农业体系和农业资源相对匮乏,非洲农业发展还属于靠天吃饭,不懂精细管理,玉米种子撒下去后就不管了,下雨不下雨,长草不长草,他们都不关心,三个月后能收多少就收多少。非洲农业推广体系研究领域相对落后,没有好品种,没有好推广体系,也没有足够的农技员,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很复杂。

张科:当地小朋友骨瘦嶙峋的,可能一天就吃一顿饭,有时可能连一顿饭都吃不饱,现实环境非常落后,利比里亚的可耕面积是非常大的,落后在什么地方?土地处在未开发状态,需要平整、除草、翻耕,把生土变成熟土之后进行农业生产。非洲整个农业体系和农业资源相对匮乏,非洲农业发展还属于靠天吃饭,不懂精细管理,玉米种子撒下去后就不管了,下雨不下雨,长草不长草,他们都不关心,三个月后能收多少就收多少。非洲农业推广体系研究领域相对落后,没有好品种,没有好推广体系,也没有足够的农技员,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很复杂。

2005年9月隆平高科首次在利比里亚开展杂交稻推广,杂交水稻的增产潜力引起了当地的高度重视。随后,隆平高科先后派出3批杂交水稻专家与利比里亚科研院所和高校开展合作,培训农业技术人员数千人。2008年隆平高科又参与承建中国政府援助利比里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但即便如此,因为利比里亚缺乏农业政策,如何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成了老大难问题,此时,项目人员突然想到了国内的种植合作社,在示范中心指导下,组建了巴达维农场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创立了利比里亚杂交水稻的推广新模式。

2005年9月隆平高科首次在利比里亚开展杂交稻推广,杂交水稻的增产潜力引起了当地的高度重视。随后,隆平高科先后派出3批杂交水稻专家与利比里亚科研院所和高校开展合作,培训农业技术人员数千人。2008年隆平高科又参与承建中国政府援助利比里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但即便如此,因为利比里亚缺乏农业政策,如何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成了老大难问题,此时,项目人员突然想到了国内的种植合作社,在示范中心指导下,组建了巴达维农场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创立了利比里亚杂交水稻的推广新模式。

张科:在利比里亚,我们第一次尝试成立水稻种植合作社,种植合作社在国内来讲是非常普遍、非常流行的说法,但在非洲要实现有一些障碍,合作社运营模式是什么?隆平高科提供技术支持,农田种植规划,另外一个中资企业出钱,提供农资、种子,帮助当地农户进行农业生产,当地的农户出劳动力,自主生产。后期收割了,另外的中资企业负责把产品收回来,给当地农户架起产品跟市场的桥梁,产品不愁销,让当地农户有积极性。

张科:在利比里亚,我们第一次尝试成立水稻种植合作社,种植合作社在国内来讲是非常普遍、非常流行的说法,但在非洲要实现有一些障碍,合作社运营模式是什么?隆平高科提供技术支持,农田种植规划,另外一个中资企业出钱,提供农资、种子,帮助当地农户进行农业生产,当地的农户出劳动力,自主生产。后期收割了,另外的中资企业负责把产品收回来,给当地农户架起产品跟市场的桥梁,产品不愁销,让当地农户有积极性。

想法虽好,但最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想法虽好,但最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张科:合作社在当地是第一个,一开始有些人不理解或不太配合,经过一段时间,专家经常亲自到到田里去给他们做榜样和示范,他们中国人虽然是在帮忙,而且亲力亲为,也会有一些触动,所以积极性比刚开始提升很多,这种感觉是潜移默化的,特别是水稻卖出去,拿到钱的那一刻,他们很幸福、很开心。

张科:合作社在当地是第一个,一开始有些人不理解或不太配合,经过一段时间,专家经常亲自到到田里去给他们做榜样和示范,他们中国人虽然是在帮忙,而且亲力亲为,也会有一些触动,所以积极性比刚开始提升很多,这种感觉是潜移默化的,特别是水稻卖出去,拿到钱的那一刻,他们很幸福、很开心。

虽然现在种植合作社初期的规模只有25个人左右,但好处已经开始显现,越来越多的当地农民开始打听如何能够参与到合作社中。张科说,他们计划今年或者明年将合作社的模式扩大到其他水稻种植区去。

虽然现在种植合作社初期的规模只有25个人左右,但好处已经开始显现,越来越多的当地农民开始打听如何能够参与到合作社中。张科说,他们计划今年或者明年将合作社的模式扩大到其他水稻种植区去。

张科:一公顷粮食产量有五吨谷子或者三吨多米,能卖三千多美金,抛掉人工、成本,利润远远超过打工,而且他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相当于带动整个家庭致富。

张科:一公顷粮食产量有五吨谷子或者三吨多米,能卖三千多美金,抛掉人工、成本,利润远远超过打工,而且他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相当于带动整个家庭致富。

合作社有了,如何提高粮食产量对于隆平高科来说自然是“手拿把掐”,张科介绍说,杂交稻的优势是单产能力高,合作社成立初期,专家们就想把杂交稻引进去,让当地农户能够从杂交稻的优势里受益。

合作社有了,如何提高粮食产量对于隆平高科来说自然是“手拿把掐”,张科介绍说,杂交稻的优势是单产能力高,合作社成立初期,专家们就想把杂交稻引进去,让当地农户能够从杂交稻的优势里受益。

张科:在固定面积内种杂交稻比当地水稻产量更高,当地水稻单产1.5吨左右,杂交稻4.5到6.5吨,当地人种水稻积极性不太高,不赚钱,通过种植杂交水稻收益非常明显,跟当地人交谈和接触能感受到,转变非常大,对杂交水稻的好感非常明显,如果跟他说种中国的杂交水稻,他会“嗯”,要说种普通米他会摇头。我们办过两次收割仪式,当地人现场观摩后很震惊,他们也没想到在利比里亚能够有这么高的产量,最高能到9吨多,那是我们自己做的高产示范,我们是真心实意通过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农业是付出多少就会收到多少的行业,是脚踏实地的工作。

张科:在固定面积内种杂交稻比当地水稻产量更高,当地水稻单产1.5吨左右,杂交稻4.5到6.5吨,当地人种水稻积极性不太高,不赚钱,通过种植杂交水稻收益非常明显,跟当地人交谈和接触能感受到,转变非常大,对杂交水稻的好感非常明显,如果跟他说种中国的杂交水稻,他会“嗯”,要说种普通米他会摇头。我们办过两次收割仪式,当地人现场观摩后很震惊,他们也没想到在利比里亚能够有这么高的产量,最高能到9吨多,那是我们自己做的高产示范,我们是真心实意通过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农业是付出多少就会收到多少的行业,是脚踏实地的工作。

如今,中国专家正在帮助利比里亚建立杂交稻培训中心,筛选培育了适合利比里亚种植的优良水稻品种7个,杂交玉米品种2个,引进筛选蔬菜品种20个,成功示范推广水稻栽培技术、玉米选育及栽培技术、蔬菜保护地栽培技术等各类农业实用技术100余项,辐射推广农作物种植面积2000余公顷,极大的提高了受援国内农业生产技术和管理水平,提高利比里亚的农业“造血”能力和可持续发展。

如今,中国专家正在帮助利比里亚建立杂交稻培训中心,筛选培育了适合利比里亚种植的优良水稻品种7个,杂交玉米品种2个,引进筛选蔬菜品种20个,成功示范推广水稻栽培技术、玉米选育及栽培技术、蔬菜保护地栽培技术等各类农业实用技术100余项,辐射推广农作物种植面积2000余公顷,极大的提高了受援国内农业生产技术和管理水平,提高利比里亚的农业“造血”能力和可持续发展。

张科:农业永远都是中非合作最重要的环节,我对中非农业合作非常有信心。利用国内先进技术和理念帮助利比里亚做规划,希望他们未来能在这种框架下,更好的开发和推广农业。说实话一个公司对一个国家影响不会那么大,一个隆平高科不足以改变利比里亚农业的命运,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好品种推广过去,能够证明杂交稻在那里是可行的,有优势的,当地也有能力把这个事情做好。

张科:农业永远都是中非合作最重要的环节,我对中非农业合作非常有信心。利用国内先进技术和理念帮助利比里亚做规划,希望他们未来能在这种框架下,更好的开发和推广农业。说实话一个公司对一个国家影响不会那么大,一个隆平高科不足以改变利比里亚农业的命运,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好品种推广过去,能够证明杂交稻在那里是可行的,有优势的,当地也有能力把这个事情做好。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农业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华种植业走进南美洲,湘妹子在埃塞俄比亚

关键词: